米饭的勺子

锁骨

(*/ω\*)又来献丑啦
大王ooc有点严重的感觉但是写的好开心哇
超慢速自行车(`●__●ˊ) /
这次居然没有写的巨长
有私设
(其实是我自己超喜欢锁骨梗的!!)

↓↓↓↓↓↓↓↓↓↓↓↓↓↓↓↓




       平时尚清华蹭到漠北君身上求凉时,漠北君会一头埋进尚清华的肩窝,而尚清华因为热穿得很少,还露出了锁骨,漠北君张开嘴轻轻咬住那白皙分明的锁骨,然后在尚清华反应过来之前种了可爱的小草莓,红红的印记在洁白的皮肤上特别显眼,像是盖了章,然后很满意地接受了尚清华的一手推开,虽然不过十秒钟他又会蹭回来。
      漠北君很喜欢尚清华的锁骨,原因其一是在行房事时尚清华会因为被碰锁骨而变得非常敏感,扭扭捏捏哼哼唧唧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漠北君把持不住更进一步。
      一开始刚在一起的时候尚清华的锁骨是很漂亮的,在漠北君眼里,细细瘦瘦的,分明得好看。后来不舍得打他了,还变着花样做饭给他,每次去人间想要吃什么都点头同意给钱袋,本意是想对他再好一点弥补以前冷漠粗暴,换来的结果是将尚清华养肥了,肩膀厚了锁骨都快被肉肉覆盖了。
       漠北君思考要不要限制他一下,思考的当天晚上他是打算在床上问尚清华的,但是那天晚上尚清华异常兴奋积极,漠北才刚进门他就跑过去踮脚求亲亲了,撅起嘴凑到漠北嘴角吧唧一口,然后笑嘻嘻地看着漠北。漠北正想问他有什么事,低头一看发现尚清华没有穿鞋子,眉头一皱,伸手用力将他抱起,尚清华忽然感觉脚离了地下意识缠在了漠北身上,在漠北出声责怪他之前吻住了他的嘴。漠北君也怕他掉,只好托住他,正好手放在尚清华屁股上,软呼呼的让他忍不住捏了一把,手感不错,看来没白养,然后打消了让尚清华少吃的念头,往床的方向走去,一夜春宵。
    即使是长了肉,漠北君也没有嫌弃尚清华的锁骨,他喜欢尚清华的锁骨原因其二是很可靠,很有安全感,让他很安心。
    漠北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抱着他哄他睡觉,让他的头靠在肩上,肩下微微凸起的地方让他很是安心,至少在那里睡着不会做噩梦。现在他靠的是另一个人了,此生唯一让他动了心融了冰的人。

一个赖床日常

日常ooc+流水账
自认为写得画面感挺强的
👀想写小车但又不会  亲亲是目前的极限了  ̄﹃ ̄
———————————————————————

    东方一点白,一缕晨光透过纸窗射在尚清华腰侧上的手,看上去有力又结实,实则温柔又小心生怕弄疼怀里人。
      漠北君被勒得透不过气,睁开了眼睛,修长的睫毛带着一丝冰气,在抬头那一刻,冰气转瞬即逝。他望着怀里的把他勒得紧的凶手,尚清华双腿缠在他身上,双手抱紧他的脖子,毛茸茸乱糟糟的头抵在他的下巴,糟乱的头发惹得漠北君发痒但又不舍得挪开。
       突然,怀里的小东西动了动,带着疲倦和埋怨喃喃地说:“混蛋大王!”但是并没有醒来,看来是做梦了,漠北君低声一笑,埋头到尚清华的头发上,轻轻落下一吻,小心地拿开尚清华的手脚,起了身,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漠北君回到卧室,见床上的人仍未有起床的动静,应是昨晚太过劳累了,那就允许他再睡会吧。
       他轻声走到床边,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奏折,坐到床沿上,静静地批改奏折,漠北君虽然平时看起来是一个凶凶的,眼神狠狠的魔族大王,但是安静下来的样子完全遵循着“眼睛深邃,鼻梁高挺,英气十足,冷傲绝伦”的十六字真言。
       方才漠北君进房时,尚清华就醒了,但是他没有起来,而是装睡偷偷观看他工作的样子,心里痴汉得整个心都是口水。漠北君看着身旁的人逐渐露出痴汉脸,无奈地笑笑,捞起他往怀里靠。
      “该起身了。”漠北君道。
      “才不要,大王你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呢,虽然我不是女子但是我老被你这样折腾哪能承受得住你的阳刚之气啊,现在连休息睡觉一天都不允许,你不心疼。。。唔?!!嗯唔。。。”
       听完前面一堆乱七八糟的话漠北君忍不住向那樱桃小嘴攻击,右手丢掉奏折,按住尚清华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过了好久才松开,右手还不忘揉揉那颗头。
      “你不是想去人间玩吗?”尚清华猛抬头,猛点头:“嗯嗯嗯嗯嗯嗯嗯!!”“那就起身吧,头发乱成什么样。” 
      “我要吃拉面!”
      “好。”

      “加两个鸡蛋!”    
      “好。”

      “肉要多点!”
       沉默,“好。”

漠北君养仓鼠记

日常ooc+流水账语废(废话凑的起字数 ( ͡° ͜ʖ ͡°)✧
仓鼠不能吃有味道的瓜子喔(我也是百度的,没养过(・ิω・ิ)

      那天漠妈收到了双重可爱暴击之后欣欣然地给漠北君买了两只小仓鼠,一只好动一只安静,每次漠北君来喂食的时候,先到的定是那只好动的,漠北君将两颗龙骨香牌瓜子放到它们面前,说来也怪,这两只小东西居然挑食,只吃这个牌子的瓜子,这还是漠北君跑了好几次商店拿了十几种瓜子回来摆在它们面前才知道的。 好动的那只绕着两颗瓜子各跑了两圈,然后选择了较小的一颗,安静那只见它停下来了便跑到另一颗前,然后两只都抱起瓜子开始啃。每次进食,漠北君都会在旁边观察,慢慢地发现了这个现象,他没有去问妈妈为什么,只是自己静静地坐在那里思考。同时他也发现了它们吃东西时很像一个人。
      到睡觉时间了,漠北君抓住两只仓鼠放在一只碗里,然后用纸巾盖在它们身上,怕它们着凉,还盖了三张。两只刚刚安定下来没多久,好动的那只悄悄地抬起头,碗沿太高,啥也没看到。它爬到碗顶,正巧碰上漠北君视线,漠北君也是遗传了他爸爸,从小就冷漠眼,那只仓鼠不由得抖了抖,在它反应过来前已经被一只小手推回碗底,然后就真的很安分地没有再爬出来,但是眼睛还是轱辘轱辘地转。
       漠北君在思考怎么让它们快点睡觉,想着想着想起了在幼儿园午休的时候,尚清华也是这般好动,不是偷偷跑出去庭院里玩,就是掀起隔壁床小女孩的被子,总之也是个小捣蛋鬼,但不会太过分就是了,只要有颗糖或是哪个老师唱一首催眠曲,他就会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躺下。在老师的温柔的歌声里,尚清华很快就睡着了,熟睡的他比平时更是两倍的可爱,轻轻的呼吸声,脸上的肉肉随着呼吸轻轻起落,还时不时地吮吸一只手指,睡得热了就踢开被子,还是热,转向漠北君一边,四肢缠住这个人体空调,凉舒服后露出了一脸幸福的可爱样子,这是漠北君某次没睡着觉时的经历。回到两只仓鼠,漠北君轻轻哼起老师唱的那首催眠曲,轻乎乎地好像飘上了天空, 令鼠陶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养仓鼠吗

ooc了!!!很ooc了!!!
幼年设定注意!
还是流水账+语废 ヾ(;゚д゚)/(想写小短文的写着写着就好长了 (。﹏。*)


     香香幼儿园,小尚清华背上书包, 向门外的妈妈挥了挥手:“麻麻!”张着双手向尚妈跑去,扑个满怀。“麻麻!泥今天迟到惹!”说着鼓起了腮帮子,把小嘴巴嘟得翘翘的,脸上的肉肉被他鼓成一团,红扑扑的,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甚是可爱。说起来尚清华才几岁大就知道如何逗大人开心了,不像别的小孩经常哭闹。“哎呀,好可爱!”突然头顶一声轻呼,小清华抬头,是同班同学漠北君的妈妈。小清华瞬间咧开嘴像一朵绽开的花,笑眼弯弯的好似月牙,“吖姨嚎!”一口奶音猛击漠妈心脏,闪闪惹人爱!她的脑海里浮着这句话。“啊啊啊要是我们家漠北能有这么可爱就好了,真的是,净像他爸,亲一口都不行!”漠妈心里这样想到却不知已经小声嘀咕了出来,一旁的小漠北听到后,慢慢抬头,视线从地上的蚂蚁转向尚清华,定定地看住他,眼神越来越犀利。哼,仓鼠似的,傻不拉叽的。尚清华感受到了他热情的视线,也看过去,歪头思考了一会儿,走了过去,肉嘟嘟的小手捧起了小漠北的小脸蛋,因为小漠北比他高出了一个头且小清华的书包不知道装了什么有点重,小清华用力踮起脚,“吧唧!”一口,小清华盖章般地将小嘴巴印在小漠北的脸上,用时三秒。一脸懵逼,小漠北:事情太突然进展太快我没反应过来?两脸懵逼,尚妈:噢噢噢噢噢噢老公我们儿子会撩人了!!虽然是男孩子但没办法是自己家撩的人,是时候准备彩礼了!!三脸懵逼,漠妈:闪闪……是闪闪!!!“麻麻奏啦!漠北君明天见!”尚清华拉起妈妈的手向漠北君和漠妈道别。尚清华没看到,漠北君用了好大力气才让红晕没出现在脸上,不过耳朵红得发烫。良久,他抬头问:“妈妈,我能养一只仓鼠吗?”

第二篇 (*ノωノ)
真的很清水了 ,而且有点跑题了 (。﹏。*)
漠尚两人没什么剧情 ≦(._.)≧
我会努力慢慢写慢慢练 的! (๑•̀ω•́๑)

第一次写文献给漠尚啦 (〃ノωノ)
文笔很渣 _○/|_
写的有点长分了两部分 _8(:з」∠)_
不要嫌弃就好!